《墟土之争》手游官网_网易魔幻战争即时战略手游

关闭
网易游戏全目录
  • 客户端游戏
  • 手机游戏
  • 游戏辅助
扫码关注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立即预约 img
关闭

故事背景

艾奎斯和艾吉斯是一对兄弟,从小就非常的好斗,经常用自己做的木剑和人打架,而且非常善战,就算对方人数再多,两兄弟也总是能打赢。长大后父母已经无法管教他们了,只好将他们送去当兵。由于出色的身体素质和好战的血性,训练士兵的长官非常看好他们,将他们选中做预备役重甲兵。在重甲兵训练中,他们被要求能够熟练使用盾牌和剑作为武器,并且与其他重甲兵配合成方阵作战,但是两兄弟都非常讨厌使用盾,认为这是懦夫才会用的兵器,也只愿与对方配合,认为其他人根本只是在拖累他们对战斗的享受。不过由于军事训练严苛的纪律,他们还是不得已的拿起了盾牌,并与其他人一同训练。在训练还没有结束时,战斗便已经到来了。人类与亡灵的战争进行的异常激烈,训练到一半的预备役士兵们也被匆匆赶上了战场。在数场战斗中,两兄弟表现异常出彩,每次都能够击杀远多于队友的敌军,但是他们在战斗中也越来越不听指挥,屡屡追击敌方到脱离了阵型。为此长官不止一次的严厉的惩罚了他们,并且警告这种行为最终会害人害己。两人不仅在友军中名气越来越大,在敌方军中也有了名声。亡灵方面决定要除掉这两个著名的“亡灵杀手”。在一次战斗中,亡灵牺牲了若干下级士兵作为诱饵,成功的将他们引出大部队,然后以突然出现的伏兵将他们逼着边战边逃,离大部队原来越远。两人逃到了一条小时候经常一起玩耍的溪边的浅洞里,洞里还放着他们一起做的小木筏。这时候敌人已经逼近了,这里马上就会被发现,两人坐着木筏也逃不了多远。更危险的是,两人的剑在战斗中都已经折断了,手边只剩下盾牌防身才苟活到现在。最终,弟弟艾吉斯设计打晕了哥哥,将哥哥放在木筏上飘走,自己独自一人拿起盾牌断后。哥哥艾奎斯顺流而下,被一户人家救下。醒来后回到战场,发现一片狼藉,队友被亡灵悉数屠杀。而他怀着悲痛的心情来到山洞附近,发现了无数亡灵的尸体,以及弟弟的盾牌,弟弟的尸首却不知所踪。从此他拿起了弟弟的盾牌,重新走上战场,以自己独特的双盾战斗技巧再次大杀四方。后来,他成为了人类索伦王国第一方面军的统帅。但是他却再也没有找到他的弟弟。
人族 双盾·艾奎斯

故事背景

人类前期盾甲,可提升军团硬度,操控得当拥有较强的生存能力。

more
关闭

故事背景

在混沌的侵蚀下,[地之火源]与[火之火源]支撑板块的中部出现了裂谷。这形成了有史以来最为宽阔、深邃的扭曲之痕,没有人知道那在幽深的地底究竟有何等可怖的存在。数万年过去了,在这条扭曲之痕附近的生物发生了变异,动物模仿人类进行奇异的演化,产生了具有人类智力,但是也有野性本能的新物种:狂兽。狮鬃人也是狂兽之一。他们的领袖是狮王莱恩。当狂兽刚刚诞生时,莱恩目睹了同胞们的野蛮:蜥蜴人悄无声息的猎杀误入兽族领地的人类或是精灵,狼人无法摒弃血液中的残忍,狐人则生来伴随着狡诈。来自雄狮的天生的荣誉感让他无法坐视这一切,于是他开始维护狮鬃人领地周围的秩序,所有屈从于杀戮欲望的狂兽都会被施以严厉的惩罚,他的领地成为兽人七个部落中唯一与外界交流的窗口。在蛮荒历前六十四年,莱恩邂逅了元素族年轻的剑圣尼古拉斯。两位卓越的剑(刀)客在切磋技艺后惺惺相惜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尼古拉斯为莱恩推开了世界的大门:他知晓了这个世界已经遭受过十一次的摧残与毁灭,知晓了在过去的十一纪,另一个世界同为兽族的先祖如何在生存与覆灭的夹缝间苟且,他开始洞悉这世界微弱的呼唤与求助,他赋予了自己新的名字:库巴莱——大地与火焰的王者。库巴莱对他族的宽容并没有获得理解。终于有一天,他在巡视领地时受到了埋伏,所有的部下牺牲以作掩护,才让库巴莱得以逃脱。库巴莱重伤之中逃到了山岭另一边的人类村庄,本来以为自己救助过在兽族领地遇险的人类,所以会得到人类的帮助,没想到人类对兽族的仇恨由来已久,认为他也是野蛮的一员,将他抓起来准备当众处刑。处刑的现场,库巴莱就要被杀害的危难之际,前来寻找他的狮鬃人部队救下了他,并在一片混乱之间杀死了全村的卫队。被救回的库巴莱明白自己和人类的关系再也无法弥补了,他之前一味的惩罚非但没有减少流血事件,反而扩大了仇恨。只有拥有无法忽视的权利与力量,才能将一切掌控在手中,而每个种族都各有表达力量的方式。 他学着像那些传说中的王者一样统治狂兽,以铁与血。经过五十多年的努力,他终于统一了狂兽部族,并颁布了兽族的统治法典:札尔撒法典。从此狂兽从野蛮、一盘散沙走向了有限的稳定与联合,开始发挥自身的影响力。直到精灵的战鼓在耳侧响起之前,狮王库巴莱仍怀有一个未实现的愿望:使狂兽的存在获得所有智慧种族的认可。
狂兽 狮王·库巴莱

故事背景

狂兽后期剑客,攻击带有小幅范围伤害且可成长,吸血能力强,值得养成的尖刀。

more
关闭

故事背景

芙铃:“真好吃,谢谢你”
古树:“不用谢,小姑娘,我只是在年复一年的结着果子。反而是我应该感谢你又带来了新的故事。”
芙铃:“嘻嘻,芙铃最喜欢讲故事了,但是为什么只有我能跟树爷爷讲话呢?”
古树:“曾经我和很多精灵都是好朋友,但是你们的族人中能和大自然交流的已经越来越少了,我感到我们之间的联系正在变弱。我的树根也嗅到了底下传来的污秽的味道,我似乎也受到了污染,感知越来越弱了。”
芙铃:“啊,那你会死吗?”
古树:“也许会,也许不会,也许死去比活着更好。我已经活了很多很多年了,见过很多很多人,听过很多很多故事。我感到自己正在陷入迷思,也许这意味着我的永眠即将到来。”
芙铃:“迷思?什么是迷思?”
古树:“每棵树,终其一生都会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究竟是从哪里来?我们的生命来自于一颗种子,它也许随着风,来自于很远的地方。而诞生这颗种子的树的种子也来自于更远的远方。据说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早的生命。树有着很长的生命,我们的根在底下盘错相连,记忆也在不停地流转,但是越是回忆起生命之初的事情,记忆就越是模糊,那个被称作母亲的存在,在我们的记忆中早就变成了混杂着各种传言的传说,但是在漫长的生命中,我们还是会不断的,着迷一般的探索记忆中的一点点线索。于是我们活得越长,就越会陷入关于自己的迷思。”
芙铃:“呼……呼……啊!那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古树:“小朋友,你真的在听吗?我看你好像睡着了。”
芙铃:“没有没有!我真的想帮树爷爷的忙呢!”
古树:“好吧,既然你是为数不多能与我们交流的精灵了,也许最后你真的能帮我们找到那个答案。我会把我的力量给你,但是你也会渐渐陷入和我们一样的迷思,在这个迷思中,也许你会走入和我们一样的困境,但也许你会得到不同的启示。”
芙铃得到了古树的力量,由一个活泼的小女孩渐渐变成了带有神秘气息的树精灵法师,带着古树的迷思,开始在世界中探索,寻找关于生命起源的答案。
精灵 迷思·芙铃

故事背景

精灵前期法师,前期节约资源,滚雪球的能力较强,拥有一定的回复能力。

more
关闭

故事背景

元素族是从上古的纪元中就一直存在的古老种族。在上一纪元中,秩序之力是被神民和元素族共同掌握的。元素族负责转化秩序之力,神民则负责在世界中分配这些力量。在12纪末与混沌的战斗中,梅丽德尔是火元素弓兵团的团长,而普罗米修斯是一个神民的下级士官,负责对火元素弓手的掩护工作。他们同时在浮空战舰泰坦上服役。泰坦是一座巨大的浮空战舰,当时的战士们都认为这是个不可能被战胜的最终决战兵器。伴随着战争的进行,他们在泰坦上取得了一场有一场有惊无险的胜利,两个人也产生了比朋友更加亲密的感情。在一次航行中,泰坦号遇到了一片奇怪的迷雾。在迷雾中他们失去了与友军的魔法通信,并且船上接二连三的有士兵失踪,于是他们决定加快航行速度,试图冲出这片迷雾。没想到他们刚冲出迷雾,就看到对面己方的次级别浮空舰盖亚号正从另一片迷雾中冲出来,两艘军舰来不及避让,结实的撞在了一起,船体和动力系统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而迷雾也一团团的凝结变形,竟然变成了数量庞大的混沌军团,规模达到了入侵秩序世界的混沌军团的1/3。在混沌军团的伏击下,两艘重伤的军舰无力还击,很快便节节败退,士兵一个个倒下,甚至倒下的士兵瞬间便无法维持秩序之力,身体迅速被混沌所吞噬。在一片败退的混战中,梅丽德尔也坚持不住了,她身上伤痕累累,还被一只恶魔犬咬断了手臂,秩序之力迅速的流失,混沌从数不清的伤口上向她的身体侵蚀。眼看着她也要被吞噬殆尽了,危机之际普罗米修斯取出了梅丽德尔的核心,藏在了自己的心脏里逃了出去。梅丽德尔的核心有着强大的力量,在不断的燃烧着普罗米修斯的心脏,普罗米修斯便用自己仅存的力量对心脏不断的修复。其实在战斗中普罗米修斯也受了不小的伤,在这样一边修复一边受损中,他逃到了很远的地方,终于支撑不住倒下了。不久之后,整个秩序世界的战场也遭受了失败,混沌再次将秩序摧毁,普罗米修斯的身体也灰飞烟灭了,但是梅丽德尔的核心却在普罗米修斯的护佑下保存了下来,成为了第十三纪世界重生时被唤醒的第一个英灵。
元素 烈矢·梅丽德尔

故事背景

元素中期弓手,单体攻击极高,射速较低,输出能力堪比重炮。

more
上一页 下一页
月光高地 西部沙漠 红土雨林 帝国迦南 东部沙漠 幽暗林地 九天帝国 熔岩岛 罗刹冰原 天空之城
月光高地 西部沙漠 红土雨林 帝国迦南 东部沙漠 幽暗林地 九天帝国 熔岩岛 罗刹冰原 天空之城
首页 游戏特色 英雄图鉴 游戏攻略 游戏场景
关闭